当前位置:广州铁甲箔膜有限公司sungard.com.cn搞笑画魂
画魂
2022-09-23

1

画有魂么?

刘东民曾经问他的国画老师,可老师笑而不答,让他自己体会。可同是学国画的同学加室友孙大名的回答却十分肯定:画当然有魂。可是,画的魂是什么?孙大名也说不明白,或许,他根本就不明白!

孙大名课余搞推销。他有他的难处。他家里穷,他必须努力挣钱来减轻家里负担。老师曾经不无遗憾地对孙大名说过,他很有学画的天赋,要是能专心下来必定有成。为此,孙大名还感动了好久。可是,因为要生活,他还是无法专心学画。

一天,刘东民告诉孙大名,学院下个月有一个很重要的比赛,获奖的作品将在学院展出,意义非凡。最后还表示,一定要拿下这次比赛。

时光匆匆,转眼已过一个月。学院的国画比赛如期举行。刘东民凭一幅《盼》得了大奖。《盼》的画面说不上复杂,只画了一位坐在小溪边的凝神远眺的少女。刘东民因《盼》名声大震,成了学院重点培养的人才。

孙大名没有参加这次比赛,不过,他在这次比赛中卖出去不少东西。当然,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,他也会想到刘东民和他的《盼》。说真的,孙大民是佩服刘东民的。他承认,《盼》的确构思难得,画得很好,不过,他总觉得有啥不对,可又说不出是什么。当刘东民问孙大名对《盼》的看法时,孙大名如实说了。刘东民有点不高兴,不过,对他而言别人的看法已经不重要了,尤其是孙大名的。

2

“这位同学,你过来一下。”

这天,孙大名正在路上匆匆走着,突然被人叫住了。对方是一个老先生,满头白发,精神很好,双目有神。孙大名不认识老者,但对方却直呼其名:“你不就是学院的营销天才孙大名吗?”孙大名不好意思笑了。

“听说你的同学刘东民的《盼》得大奖了,你觉得《盼》画得怎么样?”老先生问到。

孙大名愣了一下,本想问一句你也懂得画?可是没敢问出来。在学院里有太多深藏不露的人了,一个最不起眼的人可能就是艺术家。想了想,孙大名说,《盼》是不错的,可我觉得似乎少了些什么。

“哦?是吗?少了什么?”老先生眼里掠过一丝惊喜,他盯着孙大名说。至于少了什么,孙大名一时还真说不上来,他还要去推销东西,转身想离开。

“孙大名同学,你急啥?”老先生拉住孙大名,“你不想知道《盼》里少了什么?”“魂!画魂!”老先生认真地说。“画魂?对,是画魂!”孙大名愣住了,惊奇地盯着对方,“老前辈,您是谁?”老先生没有回答,拍了拍孙大名肩膀神秘地走开了。

孙大名看着老先生背影,呆呆地,久久地出神。

回到宿舍,孙大名把碰到老先生的事对刘东民说了,也告诉东民,老先生说他的画缺少画魂。刘东民有些不高兴,可脸上没表露出来,喃喃地说:“他是谁?画魂?对,是画魂!可是,画魂是什么?”两人都有些迷茫。

3

此后的几天,经不住刘东民的再三恳求,孙大名四处寻找着那位老先生。两星期后,还真让他找着了。

“终于找到您了,我的老前辈。”孙大名兴奋地上前打招呼。

“你找我?不是吧?”老先生笑笑,“如果我没料错,应该是你的同学刘东民叫你找的吧?”孙大名尴尬地承认,刘东民想问问老先生,究竟什么是画魂。

老先生没有急于回答孙大名的问题,而是把他带到一个四周非常清静的凉亭里,问:“大名,你看这里风景怎样?”“美,景色很好!” “是吗?说心里话,讲真感受!”老先生盯着孙大名,穷追不舍了。孙大名想了想,认真的说:“这里山清水秀,环境是美的。可是,山清树绿却没有鸟语,水秀十分但没游鱼的影踪。我觉得,再美的景如果缺少了灵动缺少了生命气息都是美中不足的……”孙大名一口气说着,看老先生听得非常认真,还不住地点头微笑,突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。

“大名啊,你说得太好了!”老头接过话,“你不是要问画魂吗?这就是魂!艺术是相通的,艺术家的创作不仅仅是把客观展现,而且要把自己的情感自己的思考融进作品里。我们看小说经常会泪流满面,听音乐经常会不能自已。如果我们不懂小说的文字之外的含义,不懂音乐的弦外之音,那肯定没读懂作品没听懂音乐。感动我们的正是‘魂’啊。”

“可我还是不明白。比如说我同学的《盼》,为啥说,它没有魂呢?”孙大名把自己的困惑说了出来。老先生不语,从他随身的包里拿出一本画册,递给孙大名。翻到第五页,孙大名愣住了:里面画的画跟刘东民的《盼》几乎是一模一样,不过,画的题目是《等待》。

“《等待》是我八年前的一个作品,我都忘记了,谢谢你的同学把我的记忆提起。”老先生对于这样的抄袭似乎并没有特别的生气,“大名啊,你回去吧。如果你同学问起《盼》的画魂,你就告诉他,是诚实!他会懂的。”

孙大名不知说什么了。这意外太惊人了:刘东民获大奖的作品竟然是抄袭品。

4

“老师,您为什么不向大赛评委揭发呢?”离开时,孙大名忍不住问。“唉,其实,刘东民是棵不错的绘画苗子,可惜他太急功近利了,太贪图名利了。我揭发他容易,可这样一来,可能就误了他一生了。还是给个机会他,让他好好领悟画的魂是什么吧。”老先生走了,留下呆呆站在那里的孙大名。

回去见到刘东民,孙大名开不出口,只能说还没见到要找的人。

“他肯定是个高人,没得他的指点是憾事。”刘东民并不在意能不能找到老先生,“下星期,国画大师墨竹老先生要来我们学院讲学。听说,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物色一位他的接班人。我的《盼》得大奖真是太是时候了。大名,告诉你吧,学院已经向老先生推荐我了。”刘东民滔滔不绝地说着,言辞间掩饰不住兴奋与激动。 “大名,说句心里话,我也觉得你学绘画不行,还是做生意吧。说不定以后帮我卖画,还可以卖出个好价钱,咱哥俩可以合作了!”刘东民戏谑了一把孙大名,开心的出去了。

5

时光如白驹过隙,转眼就到了国画大师墨竹到学院讲学的时间。刘东民兴奋不已,等着见到大师,聆听大师的教诲。孙大名也放下他的“生意”,想好好听听大师的课。离大师讲学还有十分钟的时候,刘东民突然接到他母亲的电话,说来看他,叫他到学院门口接她。“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要这个时候来。”刘东民匆匆挂了电话,很不高兴地嘟囔着。孙大名说:“还有十分钟,来得及的,还是先去接你妈吧?”“不,来不及了。去晚了得坐后面,这可不行。让她等吧,谁叫她这个时候来。”刘东民说了一句,然后匆匆出门去听讲学了。

孙大名苦笑着摇了摇头,起身去接刘东民的母亲。半路,居然碰到了老先生。老先生很奇怪孙大名怎么不去听讲座,大名如实说了。 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他可是刘东民的母亲。”老先生有些惊异。“为什么?我不知道。我只是想,不能让老人家孤零零地在外面等。”孙大名说着就走。“那我也陪你一起去吧。”老先生跟在孙大名后面。路上,老先生不知给谁打了个电话。

在学院大门口,孙大名接到了翘首等待的刘东民的母亲。送到宿舍后,孙大名和老先生才匆匆赶往墨竹大师讲学的地点。

“你进去吧,我就不听了。”在报告大厅门口,老先生和大名道别。大名匆匆进去,报告厅已经没有位置,他只好站在后排。这时就听主席台上传来话:“各位同学,非常高兴地告诉大家,墨竹老先生已经来到了会场,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老先生的到来!”接着,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在学院领导的陪同下走了上来。孙大名一看,差点没叫出声来:墨竹大师竟然就是刚刚在门口跟自己分开的老先生!

墨竹大师先为自己迟到表示歉意,然后,开始他的讲学:“同学们,我们都是学画的,今天我就跟大家说说画魂……”孙大名很认真地听着,大师的讲学进行了近两个小时,有几句话,孙大名听得格外激动:

“什么是画魂?画魂就是画者的情感与思考,画魂更是画者的人格与良知!一个学画的人,如果没有情感没有思考,没有人格与良知,他画出来的画是没有魂的!”

墨竹大师最后还说,他此行是要找一位接班人,所以,他早就到学院来了,也找到了他要找的人。顿时,下面异常的安静,大家都在等大师说出那位幸运儿的名字。自然,刘东民尤为激动与焦急。然而,他最终也没有听到那个意料之中的自己的名字……

(责编/刘 兵 插图/乐明祥)为了您更好的访问本站,请使用手机或平板自带的浏览器可获得更佳的浏览体验。